第十四章主君的条件(16/27)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4 02:28 点击数:
一望无垠的旷野上弥漫着棉纱一般的雾气,视野中满是白茫茫的单调色彩。不仅远方巍峨的塔米塔斯米亚山脉已经在浓雾中隐去不见,就连近处的景物也变得模模糊糊的。天已经逐渐亮了起来,但太阳还没有浮到地平线以上,不过大概用不了多久,阳光就将刺破浓雾,把金色的晨晖均匀的洒落到大地上。帕拉迪奥皇帝诺伊曼的女侍卫露西塔,用左手轻轻的安抚着有些躁动的坐骑,显然马儿比人类更加不适应这样的天气。露西塔的身上穿着水蓝色的甲胄,身后背着长剑,而用惯了的细剑则佩在腰上。虽然她的身材还有些较小单薄,但却比任何一名骑士都显得更加英挺。“露西塔,你的身体不要紧了吗?”“我的身体?”从后面赶上来的,是原来戴茹国王拉达鲁斯的书记官米洛森。对于他来说,真正的走上前线还是生平第一次的经验,所以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因为他现在尚且不是帕拉迪奥的武官,所以可以在帕拉迪奥的齐整军阵中自由移动,并没有特定的位置。“我是说,你右肩的伤已经没关系了吗?”“如果我说还会疼的话,难道就会有人来照顾我吗?”并不是感谢少年的关心,而是露出了挖苦人的神色。只因为从拂晓时分拔营出发到现在,米洛森一直在军阵中穿梭,直到现在才第一次到她身边来的缘故。“如果是在闹脾气就算了,但要是真的疼起来的话,一定不要勉强喔。”这样的回答既不显得软弱,也让对方生不起气来,米洛森已经逐渐摸清应付这名少女的门道,知道应该怎么做最好了。“虽然全身湿搭搭的很不舒服,不过这个肩膀已经用不着担心拉。”露西塔说着活动了活动右臂,动作非常顺畅,确实看不出受过伤的样子。“米洛森尽管放心好啦,别看朕这名野丫头侍卫这个样子,她可是出了名的结实哪。”“陛下!”因为雾气的缘故,刚才两个人都没有发现其实诺伊曼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米洛森只是用目光向诺伊曼打了一个招呼,而露西塔则好歹是先向皇帝行礼。虽然“结实”勉强也算是一种赞美,但很少有女孩子会喜欢这种赞美的方式,露西塔同样以刻薄的语气对他的主君做出了反击:“是呀,跟着一个把危险当作情人般的皇帝陛下,如果不结实一点,哪里还会有命活到现在。”帕拉迪奥帝国的皇帝并没有穿铠甲,而只穿着以白色为主基调的棉布便装。说到这么做的原因,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应该不会有需要朕亲自冲锋陷阵的场合吧,朕只要有能够抵挡对方诡计的的心理铠甲就足够了。”不过,露西塔的批评却一度令皇帝哑口无言:“即使真的不需要那种东西,也应该穿上来装装样子。就像在舞会上那些小姐明知道陛下不会请她们跳舞,也不能穿着邋遢的衣服来破坏风景一样。大家拼命厮杀的时候如果看到陛下一个人在后面游手好闲,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无论这个说法里有多少不合理的成分,至少有一点是没有错的。如果只从表面上的样子来看,运筹帷幄和游手好闲几乎是一样的。反正身体都是没有任何行动,至于心里面是在考虑战略战术还是在想入非非,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知道。“露西塔,这一次要拜托你来保护我了。”“陛下在说拜托的时候,要更有诚意一点才可以。”“但是以前我都是这样对玛丽安说的呀!”“能够以那么宽容的态度对待陛下的,就只有队长一个人而已。如果陛下因此而认为所有的人都是那样的话,那实在是目光短浅。”同样,什么时候都敢于当面这么批评皇帝的,全帕拉迪奥就只有露西塔一个人而已。事实上,这一次出征时贴身护卫诺伊曼的任务,主要是由其他的两名侍卫来担任的。而露西塔因为有伤的缘故,跟着出征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她自己的主张。尤其是当她得知这次索娅芳特将会留在旧帕拉迪奥城以后,就更加强烈的要求跟随着诺伊曼。听着他们两个人一唱一和的,米洛森几次都差一点笑出声来。与此同时他也对皇帝的沉着由衷的钦佩,现在是大战在即,诺伊曼居然能如此的轻松。难道他还没有亲眼看到敌方的样子,就已经有把握战胜对手了?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但是雾气却没有完全散去。尽管如此,还是已经可以隐约看到塔米塔斯米亚山脉的轮廓,证明现在距离帕拉迪奥军的目的地已经不远,被称为“风神的花园”的第四山谷就在前方。诺伊曼命令部队停止前进,他端坐在自己的纯白色坐骑上,目光向着远处望去。露西塔策马走到了皇帝的身边,顺着皇帝的目光望去,却没有发现任何值得一看的东西。“陛下,为什么停下不走了?”“前面就是诺维尔的军阵,虽然现在看不见,但等到雾散了以后,就可以清楚的看到了。”“那么为什么不进攻呢,突然袭击不是更好吗?”“因为诺维尔军也已经做好了准备,现在已经没有办法‘突然’袭击了!”诺伊曼并没有特异功能,露西塔肯定他的眼睛并不能比自己看到更多的东西。但是,他却可以断定掩藏在浓雾中的诺维尔军的动向预测推荐,靠的是敏锐的判断力预测推荐,尽管判断力这种东西没有办法明确的加以描述预测推荐,却是切实存在的。事实上,除了诺伊曼以外,还有几个人也可以透过眼前的迷茫看到潜藏的敌人,明克斯将军就是其中的一位。“诺维尔军也不会在雾散之前就贸然进攻,大家先原地休息一下吧!”虽然皇帝这么说,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因此就把神经松弛下来。无论是帕拉迪奥军还是诺维尔军,都已经觉察到敌人就在附近,但是谁也看不到对方。即将变为战场上原野陷入了一片可怕的寂静之中,气氛紧张得好象是凝固了一般,时间在无声无息中一分一秒的前进着。雾就要散了……“全军突进!”完全不能断定率先发出进攻指令的是帕拉迪奥军还是诺维尔军,或者两军根本就是同时看清了对方的阵式。刹那间,两股甲胄的洪流汇碰撞到了一起,形成了激烈的回旋。随之而来的,还有那完全不次于惊涛骇浪咆哮的声响,那是一种喊杀声、金属的交击声、战马的嘶鸣声、哀号声交织的声音,一种特有的“战场的声音”。对于任何一个第一次亲眼看到这种景象的人来说,面对着如此壮观的场面,都不可能没有任何的感受。“米洛森,你在害怕吗?”露西塔发现他身边的少年正在发抖,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而嘲笑他。因为她自己也曾经历过这样的第一次,那个时候给她鼓励的,是她那位头发有如晨曦一般的队长。“不……不是害怕吧。”既不是谎话也不是真话,米洛森自己也不能确定究竟是在恐惧着还是在兴奋着,抑或两者兼而有之。忽然,他感到自己的右手有一种温热的感觉传来,是少女用自己的手牵住了他的手。“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的!”不知道一般的男人听到一位少女这样说会作何感想,也许有人会视为一种奇耻大辱吧。但米洛森却没有耻辱的感觉,而且他也感到自己渐渐的镇定下来了。“谢谢你啊……”这句话并没有说出口,米洛森只是和露西塔对视了一眼,用目光表达了这个意思。现在的诺伊曼又是什么心情呢?米洛森向着皇帝望去,然而此时的诺伊曼却已经和他这几天印象中的那位皇帝有了些许差别。平日里一直挂在脸上的轻松笑容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比坚毅的表情。也许只有在战场上,诺伊曼才有这样冷峻的面孔、如此锐利的目光,只有在这一刻,他才有着和“征服大陆”这个梦想相称的霸气。这就是自己将要为之效命的主君吗?“风神的花园”前面的开阔地并不是很大,诺伊曼无法一次性投入太多的兵力,现在在战场上的帕拉迪奥军,与诺维尔军几乎相等,都在五万人左右。然而,奇怪的是,诺伊曼却没有使用对诺维尔军有绝对优势的重骑兵。帕拉迪奥军的构成,是以手持半人多高塔盾的步兵为主,加上一万名轻骑兵组成的。单从战斗力上比较,双方势均力敌,因此战斗很快就演变成了相持不下的胶着局面。帕拉迪奥军的优势是骑兵,而步兵却稍稍不及诺维尔军强悍。现在的两支军队,维持着令人有些难以置信的平衡,从交战开始一直到现在,已经将近两个小时,双方居然都没有办法向对方的阵地推进一步。然而,出现了这样的结果,却不是偶然的。而是诺伊曼经过了计算而刻意谋求的局面,目的就是把诺维尔军控制在当前的范围内,以进行下一步的计划。“已经忍耐了这么长的时间,那个怪物自己该出来了吧!”诺伊曼所说的“怪物”,指的就是诺维尔的先锋大将奥汀万夫长。从巴班吉达将军的描述中,他已经对这一号人物有了大体的印象,并且也专门针对他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手持两把战斧,有如凶神一般的奥汀真的出现在战场上时,诺伊曼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诺维尔王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一个怪物,他真的敢让这个怪物站在他的宫殿里吗?”仔细的想起来,奥汀既然是一位万夫长,在诺维尔王召见群臣的时候也一定会上殿,而且还会站在距离诺维尔王很近的位置上。如果在那个时候奥汀发起狂来,恐怕不仅是诺维尔王自己,所有的诺维尔重臣都会被他撕成碎片。如果是那样的话,诺伊曼征服大陆过程中的最大的对手就会自动消失了。但是,现在却不是替别人担心的时候。如果不想点办法的话,首先会被奥汀撕碎的不是诺维尔王,而是诺伊曼自己。在后方指挥坐镇的是皇帝诺伊曼,而在前方亲自冲锋陷阵的则是皇家骑士团副团长之一的明克斯将军。今年三四岁的他,从五年前起就已经被称为是帕拉迪奥的第一勇将,曾经有过接连杀伤九员敌将的惊人纪录。然而,今天他却遇到了前所未有可怕敌手。无论从身高还是体重上比较,奥汀都要远超过明克斯。事实上, 天津11选5投注技巧明克斯是一位身材魁伟的男子, 天津11选5走势图但奥汀却是不折不扣的巨人。自从听到帕拉迪奥军中著名的猛将卡蒙特战死的消息后, 天津11选5彩票网明克斯就一直期待着与那个传闻中的怪物交手的机会。或许在帕拉迪奥的战士中, 天津11选5彩票平台只有他至今还保有着这样的想法。奥汀也在帕拉迪奥的骑士中发现了这名黑发骑士的身影,他从明克斯身上感到了与众不同的气势。于是,他抛下了其他人向着帕拉迪奥的勇将冲来。巨大的战斧砍到特别加厚的盾牌上,发出了山崩地裂般的响声。奥汀的蛮力简直难以想象,明克斯的左臂感到了麻痹,然而他却承受住了这一下,右手的剑也同一时刻作出了反击。明克斯的斩击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都无可挑剔,但碰到了奥汀的战斧却像是砍在了铁壁上一般,被轻易的弹开了。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不公平,姑且不论其他的方面,至少在力量上,两个人的差距就像是成人与孩子一般。但是明克斯却没有因此而丧失信心,在对奥汀的强悍有了切身的体会之后,他开始尽量回避和对方硬碰硬。无论是右手的剑还是左手的盾,在抵挡战斧的时候都会选择巧妙的角度。同时,他也在伺机寻找对方的破绽予以反击,只是奥汀暂时还没有给他任何得手的机会。尽管如此,优势依然明显的在奥汀的一边。明克斯的顽强抵抗不仅没有令他的嚣张气焰有所收敛,反而让他更加的狂躁起来,两柄沉重的战斧在他手里上下飞舞着,简直就像是风车的叶片一般,带着呼呼的风声不断的击打在明克斯的盾和剑上。已经没有人敢于介入他们的这场搏斗,开始还有几名帕拉迪奥的骑士想乘机偷袭奥汀,却被他的战斧轻易的打成了一堆血肉块。实力和那两人有着天壤之别,即使勉强插进去也无力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只是白白丢掉性命罢了。渐渐的,两个人的四周已经没有了别的兵马,彼此的敌人也只有对方而已。“不打倒那头怪物,诺维尔军就不可能会被击败。”诺伊曼神色凝重的望着战场上两名大将的酣战,他完全看得出来明克斯和对方实力之间的差距,但是手下却没有另一名足够豪勇的将军可以助他一臂之力。主将大占上风的场面也鼓舞了诺维尔的士兵们,帕拉迪奥军在逐渐的被压制,如此下去,败阵只是迟早的事情。“如果要是玛丽安在就好了……”即使红头发的女侍卫长真的就在这里,和明克斯加在一起也不一定就能打败奥汀,况且诺伊曼恐怕也不会允许她冒险去和那个怪物作战。之所以会这样自言自语,大概是因为皇帝对玛丽安贝尔的某种心理依赖造成的。遇到了难以化解的困境,自然而然的就会想到她。但是这句话却刺激了正在他身边的另一名侍卫,露西塔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从她紧抿嘴唇的动作中却可看出她的心情。只有米洛森注意到了这一点,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反应,至少在目前,在女侍卫和皇帝之间,是没有他插足的余地的。奥汀持续不断的猛烈攻击虽然没有击垮明克斯的斗志,但是盾牌却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轰然的断裂成了两半。明克斯果断的抛弃了剩下的半块盾牌,将他掷向了奥汀的脸部,半块盾牌在战斧的利刃下再度断裂成两块,连加厚的盾都可以如此轻易的砍碎,奥汀的力量实在是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了。露西塔不禁轻声的尖叫了一声,在她看来,明克斯的处境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境地。其实不仅是她,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只有一个人例外,诺伊曼的脸上,忽然显出了一丝别人察觉不到的释然。在皇帝眼里,明克斯已经开始占据优势了。丢掉了盾牌以后,明克斯已经无法执著于防御奥汀的战斧,开始不断的进行躲闪。而且,明克斯现在已经空出来的左手抓住了缰绳,这使得他的战马比以前更加的容易控制,行动已经灵活多了。明克斯的脸上,显得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坚毅,尽管不得不承认,对手比自己更加的强大。但他却从来也没有想到过退却,这是一种战士天生的本能,也是他以往战胜无数敌人的力量根源。黑发骑士的战马突然向前疾冲,借助着马的力量,明克斯向奥汀发动了最猛烈的一次斩击。而奥汀既没有躲避也没有防御,而是怪叫着用右手的战斧反劈了过来……在一瞬间之后,伴随着红色和白色的光,有两样东西飞了出来。是明克斯的半截断剑和奥汀的一把战斧,上面还连着他的右手臂。几乎没有人能够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尽管明克斯借用了马前冲的力量,交击的那一刹那,依然是奥汀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明克斯的长剑被一斩两段,但是这却造成了戏剧性的变化,握在他手里的下半截断剑,预测推荐并没有改变方向,而是从奥汀的战斧旁边擦了过去,将奥汀的右臂连同战斧一起斩了下来。痛苦的凄厉吼叫声响彻了整个战场,剧烈的疼痛而使奥汀的脸部扭曲,变成了更加狰狞的面貌。如果是普通的人,即使不倒下也应该会因为右手的伤势而变得行动迟缓才对。但奥汀却没有,他甩下了已经和他交换了位置的明克斯,向着正前方冲去。而明克斯因为失去了武器,错过了给予他致命一击的机会。奥汀咆哮着向帕拉迪奥军的后方冲去,身上染满了血的巨人,更像是一只厉鬼,他的目标是皇帝诺伊曼。帕拉迪奥的骑士们上前阻拦,但却完全挡不住他的前进,防御的阵型只是被他一个人就撕开了。而在这个时候,只有两个人是抱着坚定的信念向着他冲去的,一个是刚从一名士兵手里接过长矛的明克斯,另一个是露西塔。帕拉迪奥的骑士们付出了十几条生命也没有阻挡住的怪物,在距离皇帝不到二十米的地方终于停了下来。明克斯的长矛刺进了他的后背,但真正阻挡住他并给了他致命一击的,却是在他的衬托下身材显得异常娇弱的少女。细剑从他的右眼刺进,然后从后脑穿了出去,混杂着血的脑浆的液体从前后两个孔洞中涌了出来。但即使是这样,奥汀也没有立刻就停止活动,他仅剩的那只左手举起了战斧。露西塔迅速松开了剑,一边拼命的拉着马向旁边逃跑,一边发出了和刚才的英勇表现很不相称的尖叫声。不过奥汀的动作却到此为止,战斧不是挥落而是掉落下来的。奥汀那像一座山丘一般的巨大躯体,被明克斯用长矛挑离了马背。事实上在这之前,他已经彻底的断气了。但直到这个时候,大多数人才相信这个怪物已经被打倒了。帕拉迪奥军发出了欢呼,而诺维尔军则是充满了挫败感的惊叹声。明克斯将奥汀的尸体连同长矛一起丢在了地上,然后双手拉住了因为感受到了巨大的尸体落地时的震动而有些慌乱的坐骑,把马头调整到和刚刚一同击倒了强敌的战友面对面的姿势。“露西塔,实在是太了不起了!”“不!将军才了不起呢,还要继续加油!加油!”露西塔两只手握拳举在胸前,鼓励着明克斯,然后把背后的长剑取下来抛给黑发的将军。看她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崇拜英雄的小女孩。明克斯用左手接住剑,冲他微笑了一下,然后调转马头,右手抽出了剑身高高的举过了头顶:“帕拉迪奥的战士们,现在该是建立自己武勋的时候了!全军突击!”“喔!”帕拉迪奥军发出了迄今为止最有信心的声音。奥汀的战死,使得战场上的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对诺维尔军来说,不仅仅是战力上受到了的损失,而且在他们心理上,也已经蒙上了根本不可能战胜帕拉迪奥军的阴影。“露西塔,干的好啊!”“只会说这些而已吗?陛下!”少女的眼睛里流露着不满的神色,瞪视着诺伊曼。“那么,我应该说些什么才能配得上你的表现呢?”“如果都要问了以后才会说,那么无论说出什么来都没有诚意不是吗。”“这么说也有道理,可是这次你立了大功,我怎么也应该要表示一下才可以,露西塔你想要什么呢?”“陛下只要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时,除了队长以外还能想起别人来就好了。虽然比不上队长可靠,但是陛下把我忘掉实在是太差劲了!”露西塔撅着嘴表达着不满,然而皇帝却带着有点像坏笑的表情做了回复:“我知道除了玛丽安以外,我还有能够靠的住的侍卫呀!”“可是陛下刚才不是说……”“因为……”诺伊曼把嘴凑到露西她的耳边,“因为刚才我听到你说这次你要保护的人是米洛森,所以,我以为你不会管我了呢。”“陛下!”完全羞红了脸少女在责怪的横了皇帝一眼之后,从皇帝身边跑开,却刚好跑到了那位才被皇帝提起的少年身边。“没想到你这么英勇呀!”“你这是在笑话我吗?”露西塔又稍稍的吊起了眼角,“不过,说实话,冲出去的时候不觉得,可那个怪物向我举起斧子的时候真的是吓坏了,现在心还在突突突的跳哪。”“那么害怕的话,为什么还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为什么?因为他想要袭击陛下嘛。不过,如果他冲过来想要伤害的人是米洛森,我也会上去刺穿他那个脑袋!”露西塔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对米洛森形成了怎样的冲击,但米洛森却感觉被一根大棒打中了脑袋一样,这么形容或许太过分了,但他确实有那种晕乎乎的感觉。“这有什么奇怪的吗?刚才我说过会保护米洛森的,不要以为我只是说说而已。”少女露出了非常明朗的愉快表情,又把自己的手硬塞到米洛森的手里,“不过,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已经没有剑了。所以,接下来就该轮到米洛森来保护我了。”从怪兽一般的诺维尔先锋大将奥汀万夫长那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的那一刻开始,诺维尔军就注定是要战败了。尤其是击败了奥汀的明克斯将军,无论是在帕拉迪奥还是诺维尔军的眼睛里,都已将变成了战神一般的存在。他所到的地方,诺维尔军的阵型立刻就会崩溃,而帕拉迪奥战士们的士气则会空前的高涨起来。但是,要将近五万的诺维尔军彻底的歼灭却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奥汀虽然是这支先锋部队的总大将,但因为他性格方面的原因,日常的部队运作则一直基本是由他的两名副将来完成的。因为这个原因,现在虽然奥汀已经战死,诺维尔军的指挥却没有瘫痪。两名副将拼命的维持着不断后退的诺维尔军的阵型。在经过了一段时间慌乱之后,诺维尔军终于完成了重整,后退到第四山谷的里面组成了防御阵型。事实上,能够让诺维尔军完成重整,也是因为帕拉迪奥军的冲击力不足的结果。现在在战场上的以步兵为主的帕拉迪奥军,攻击能力显然是要比皇家骑士团差上许多。尽管现在依然主导着战场的局势,却没有办法进一步的推进。狭窄的山谷限制了帕拉迪奥军的行动,使他们没有办法突破诺维尔军的防线。除了地形的因素之外,还有一个心理层面的原因也使帕拉迪奥军不能获得彻底的胜利,那就是因为第四山谷“风神的花园”的缘故。前些日子巴班吉达将军在这里折戟沉沙,就是因为山谷中突然刮起的狂风造成的。虽然现在的天气非常晴朗,没有要刮风的迹象。然而,在每一个帕拉迪奥战士的心里,都在担心同样的命运也会降临到自己头上。战局似乎要第二次进入胶着状态了,但是诺伊曼却已经对敌人的命运作出了断言:“诺维尔军果然很顽强,不过,他们的抵抗也就到此为止了。”皇帝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几乎运行到了天顶。再过一会儿,就会到正午时分。虽然眼睛看不到,但皇帝知道,塔米塔斯米亚山脉的那一面,已经逐渐的开始明亮了起来。“停止进攻!”诺伊曼突然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八名身体壮硕的士兵随即摇动起了黑色的旗帜。看到了信号的明克斯将军和帕拉迪奥的士兵们,开始有秩序的向后撤退。帕拉迪奥军的行动令图什凯底亚军大惑不解,正当他们犹豫着是不是要进行追击的时候,山谷中忽然响起了隆隆的声音,一种无可阻挡的力量随后而至。风暴又来了。强风卷着细纱和碎石打倒脸上,这几乎令露西塔睁不开眼睛。她不得不把头背过去,嘴里冒出一些会令她那清纯少女的形象大受损伤的诅咒性词语。“……什么鬼天气,说变就变,简直就像是喜怒无常的小孩子一样嘛。”“你是说和你的脾气一样吗?”“如果你是想要被丢出去,然后被这鬼风吹到不知道是哪里的天边,我倒是可以成全你。”“既然不知道是哪里,为什么可以断定是天边……”强劲的风势令米洛森和露西塔不得不暂时闭起了嘴巴,也把毫无意义的斗嘴结束。等到他们恢复对话的时候,话题总算是略微有了些营养。“皇帝怎么会知道风暴什么时候到来,这么准确的把握时机让军队撤出了呢?”“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即使你这样说,我还是会觉得奇怪呀。”“因为他是诺伊曼陛下,所以当然会知道这么简单的原因!”“究竟是什么简单的原因呢?”“这我怎么会知道?”哪里有这样回答问题的,米洛森无奈的摇了摇头,基本上放弃了从露西塔这里探知事情原委的希望。“其实什么时候刮风也并不难判断,只要看太阳就可以了。”听到了身边少年和少女的话,诺伊曼转过头,主动对米洛森作出了解释:“每年的这个季节,只要阳光照到了山的西侧,山谷里就会刮起风来,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例外。”“但是,你……陛下是怎么知道这一点的呢?”注意到米洛森对自己的称呼发生了变化,诺伊曼的青色眼眸中绽放出爽朗的光芒:“因为,朕从小就生活在这个地方,所以对这里的环境是再熟悉不过了。事实上,这种规律只要用心观察谁都可以发现,但是却没有多少人会把他当成一种有益的经验罢了。”起风的真正原因是由于夏秋季节强烈的阳光热度,会对空气的温度产生影响,当阳光照射到塔米塔斯米亚山脉的西侧时,那里的空气受热上升,形成环流。加上当地特殊的地理环境,就会形成大风。不过,诺伊曼其实并没有深入了解其中的原因,而是完全凭着经验对结果作出了判断。但能够做到这一点,也是相当了不起的。这个时候,大家突然都产生了一股紧张的情绪,因为露西塔惊叫了起来:“陛下!快看那里,就是那里呀!”她的手指着山谷的方向,那边的天空,呈现出一片赤红的颜色。浓烟在狂风的作用下径直冲出山谷,像一条腾空而起的黑色巨龙。“难道是诺维尔人做饭的时侯不小心把自己点着了吗?”露西塔的猜测当然和事实相去甚远。“如果只是坐等老天的恩惠,一定会因为贪得无厌而受到惩罚的。诺维尔人只知道风可以帮助他们防御,却忽视了它所具有的毁灭性力量,会遭到这样的下场,也是咎由自取吧……”诺伊曼的脸上,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计划成功而显出任何兴奋神情,反而显得有些怅然的样子。如果不是所处的形势不容他作第二种选择,其实他本来不想把事情做到现在这个地步的。风声湮没了一切其他杂乱的声响,使得“风神的花园”并没有沉浸在凄惨的呼喊声中。然而,诺维尔军绝望的情绪却没有因此而发生任何改变。诺伊曼前一天晚上派人乘着夜色和浓雾潜入山谷中间,放置了引火物和许多用树枝及枯草制作的巨大燃料球。今天战端开始以后,帕拉迪奥军所有的行动,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要把诺维尔军赶回到山谷里。等到中午风起的时候,事先埋伏的士兵将燃料球点燃,有撬棍给它们最初的前进力量。燃料球在风力的作用下不断前进,向着诺维尔军碾压过去,还将沿途的地面变成了一片火海。乘着风势的巨大火球是没有东西可以阻挡的,不知道有多少条生命被它们吞噬。诺维尔的士兵们想从前面的山谷口逃出去,但是刚才为了防御帕拉迪奥军的攻击,过于狭窄的山谷涌进了太多的士兵。前面的士兵被后面的推倒,接着绊倒了更后面的人,士兵们挣扎着互相残踏,这样使他们丧失了最后的逃生机会……等到大火因为烧光了四周所有的燃料而自动的熄灭时,“风神的花园”里已经变成了一座坟尸场。山谷里堆满了被烧成焦炭的人类遗骸,燃烧时散发出的臭味就连吹过山谷中的暴风也无法让它散发干净。近五万名的诺维尔军,最后从山谷中逃脱得以幸存的,只有不到三千个人而已。损失人数超过四万七千名,而且没有俘虏,全部是死亡,这实在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九成半以上的人全部战死,在大陆的战史上,也从来没有过先例。难怪即便是诺伊曼自己,听到了这个结果以后,也不免低下了他的头,为丧生在他亲自谋划的策略中的人默哀了一阵子。在不少人看来,诺伊曼的这个行为是一种伪善。但是,真正看到了这一幕的人,都可以感受的到皇帝真挚的哀伤情绪。对于这一点有一个很有力的证明,那就是“风神的花园”之战是诺伊曼皇帝一生中最后一次在战场中使用火。诺伊曼凭借着辛辣到残酷程度的计谋,给予了诺维尔军先锋部队毁灭性的打击。当这个消息传回到驻扎在“风神的花园”西侧的诺维尔军主力部队时,引起了将士们强烈的激愤。原本诺维尔出动大军的目的是要用消耗战的方式一步步的拖垮帕拉迪奥帝国。但是现在,对帕拉迪奥军进行报复性的全面攻击,速战速决的呼声却日益高涨。如果诺维尔放弃了既定的策略,转而和帕拉迪奥进行决战的话,就必须要改变战场。在第四山谷这样狭窄的空间里是无法一次性投入数十万的兵力的。那么,基本上就一定要从第一、二、三号山谷进军,进入帕拉迪奥境内以后找一处开阔的平原,同以皇家骑士团为核心的帕拉迪奥军进行大规模的野战。如果是这样,则诺维军就完全丧失了地理上的优势了。诺伊曼所期望的,就是出现这种结果。他在“风神的花园”中对诺维尔军采用赶尽杀绝的态度,就是要逼迫诺维尔尽快的与帕拉迪奥进行决战。诺伊曼几乎成功了,在“风神的花园”那一战结束七天以后,迫于四周的压力,诺维尔国王腓利四世颁布诏书,命令大将军伊格里德尽速进军,与帕拉迪奥进行决战,籍已告慰死难的诺维尔战士。然而,诏书颁布了一周后,诺维尔军却依然没有全军进发的迹象。只是按照既定方针,继续派出了几万人的部队从第四山谷进军,陈兵在旧帕拉迪奥城郊外。而且,又过了三天,腓利四世又颁布了第二道诏书,取消了前面诏书的命令。至于原因,是因为前一道命令受到了诺维尔两位重要人物的坚决反对,以至最后国王改变了主意。这两个人其中一位是大将军伊格里德,而另一位则是在“风神的花园”败仗之前一直要求和帕拉迪奥决战的“狼太子”莫伦特·诺维尔。传说中这两个人素来不合,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使他们联起手来。诺维尔军放弃了决战的计划,对帕拉迪奥来说是一个坏消息。为了能够稳固的防御住旧帕拉迪奥城,诺伊曼不得不始终保持着将近十五万的兵力。尽管今年旧帕拉迪奥城周围的田地收成很不错,但按照目前的状况,能够维持到来年春天就很不错了。如果战争在那之后依然继续的话,就不得不从别的地区征粮,那样的话,帕拉迪奥国内的经济形势就会进一步的恶化下去。历经了充满活力的春天和盛夏之后,大陆历的第一年即将进入到寒冷的季节。诞生了仅仅一年的帕拉迪奥帝国,似乎也要经历这种春夏秋冬的变化,不知道它还能不能迎来下一个生机勃勃的季节。除了诺维尔和帕拉迪奥的战争之外,这一年的年末还发生许多事情。有一件事情要提一下,那就是原来戴茹王国的宫廷书记官米洛森正式决定效忠诺伊曼皇帝。不过,和其他影响到阿托里亚大陆形势的事情比起来,这似乎根本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孟德:01、15、16、17、28、29、31、35 03、06、09

,,河北快3投注网

Powered by 安徽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